“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

《小半》03

03
请勿上升真人。
故事是我的名字是他们的。
半现实。
正文内容与名字不符其实就是借了个名字。
-

那天丁程鑫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公寓的,他脑海里就一个想法。

黄其淋他亲了我?为什么?

他也不是没想过黄其淋喜欢他这方面,可不是合乎情理,虽然他很清楚自己喜欢黄其淋。可这也太奇怪了吧,两个人阔别五年见上一次面,私底下去叙旧,叙着叙着就突然被黄其淋给耍了流氓???

总之,丁程鑫心里很乱,就起了鸵鸟遇事就埋头进沙坑的动作。他将一切有关黄其淋的东西全都屏蔽在他的生活之外,无论是消息还是信息还是电话以及那个被于岁岁打理的公用号都不准于岁岁再去发消息了,即便丁程鑫知道对面不可能是黄其淋。

时隔一月之后,丁程鑫因接了广告而呆在化妆室里面等候拍摄时间的到来。

这一个月内,他整个人都因为黄其淋那个额头吻而睡不着觉,一是兴奋二是疑惑。

丁程鑫抬手揉了揉被理顺的黑发,长叹口气,闭上了眼,小眯一会儿。

梦里面丁程鑫再一次梦见了少年时模样的黄其淋,那时候的黄其淋穿着橙色T恤黑色长裤对着他说着台词。

人生百十年,不作也会死。

丁程鑫一下子从梦中醒来,这句话令他联想到了另外一句他在别处看到的话。

有些拦不住的作死,那就让它作到底,死透了也就甘心了。

他虽然极不想将面对黄其淋以及把对黄其淋的感情比作作死,但唯有这样,他才会有勇气才不会缩回来。

丁程鑫其实人怂的很,如当初一样。黄其淋一句你有你的方式我有我的方式,就令他说不出质问的话也说不出挽留的话。当时他只感觉喉咙干燥,几度张合想要出声嘴却发不了声,垂在身两侧握紧的双手将不长的指甲嵌入掌心,他才被疼痛给憋出了一句干巴巴的话。

我支持你。

年少时就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种下的一颗种子,随着时间随着共有的记忆、欢笑以及每一次的心动,被滋润被施肥,因此长成参天大树,长成了一棵上了年纪的树,任凭时间的流逝记忆的泛黄都不动摇一分。就这么,牢牢的长在丁程鑫心上,而树的顶端是名叫黄其淋的人。

想通之后,丁程鑫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抬头就看见镜中的自己已被薄汗覆盖了额头,他才刚伸手化妆室的门就被推开,于岁岁走了进来,看见他这满头的汗,眉头微皱,就将丁程鑫未拿到手的纸巾拿在手中,迅速将丁程鑫额头上的汗给擦掉。

“小祖宗诶,你是太紧张做了什么激烈运动还是咋了?这满头的汗,还好没流下来,流下来你就成大花猫了。”

理清思绪,做了决定的丁程鑫,心情大好,挑眉回了句。

“谁紧张了,时间到了?”

“到了。还有一件事,公司给你接了个大型的真人秀生存的,你去不去啊?黄其淋也在里面。”

丁程鑫本听了前半部分欲拒绝,听到“黄其淋”这三个字,一下子什么原则都消失的一干二净,脱口而出就答应了。

于岁岁无奈摇头跟在丁程鑫后头,心里想,丁程鑫真是个双标狗,还重色轻友。

评论(1)
热度(25)

© cr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