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

《小半》02

02

请勿上升真人。
故事是我的名字是他们的。
半现实。
正文内容与名字不符其实就是借了个名字。
-
丁程鑫是在自己助理于岁岁的高声叫喊以及左晃右晃的情况下醒了过来。即便醒了过来,但丁程鑫只要稍稍阖了那么一点点眼皮,眼皮就好似同正反磁极一般互相吸引迅速闭上。每当这个时候,于岁岁就高声喊着丁程鑫的名字。

丁程鑫再度迷迷糊糊的睁眼,嘟囔了一句。

“黄其淋,你别叫了,醒了,醒了。”

说完,房间里突然没了声,丁程鑫虽迷糊的很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好在于岁岁已经任职他助理三年了,什么话没听过。她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对着丁程鑫说。

“醒醒别睡了,老大,你这都要迟到了好吗?快起床。”

丁程鑫像只猫儿一般,先是伸了个懒腰再懒懒散散的床上爬起,下床所走步伐似喝醉了酒的醉汉一般虚浮然后还踉跄了一下才彻底将半眯着的双眼变成全部睁开,眼神聚焦也恢复正常。

丁程鑫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便看见于岁岁拇指迅速在屏幕上按动似乎是在和谁发着信息,只不过丁程鑫向来尊重他人的隐私,也没管,就是调侃了一句。

“哟,和男朋友聊天呢。”

于岁岁闻言将手机收起,两眼一翻一个正中的白眼便抛向丁程鑫。

“老大,咱们能走了吗?你还没和心上人和好我哪敢有男朋友。”

丁程鑫一时语噎,被戳中心思谁都不好受。朝她点点头就率先走出家门。于岁岁无奈的摇摇头,她早就猜到了丁程鑫会是这个反应,将丁程鑫家的钥匙收入包中锁好门。

到达录制节目现场时,黄其淋已经到了,只不过俩人不是同一化妆室以至于节目未录制前没能见着一面。

丁程鑫以一个正宗的北京瘫坐在椅子上,闭着眼任化妆师用着小刷子在自己脸上“作画”。随后他就听到于岁岁对化妆师说。

“他眼底拜托给他多擦点,一层黑色得遮遮。只知道熬夜不知道正常睡觉的家伙。”

丁程鑫连眼皮都懒得睁开,他对于于岁岁这种话早已经产生了免疫,若是放在三年前他还会反驳几句,跟于岁岁大战三百回合。

化好妆之后丁程鑫便被催着上节目,他穿着白色衬衫,衬衫的衣摆被整齐扎入牛仔裤中,直筒的牛仔裤将丁程鑫的腿部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两腿膝盖露出腿上白皙皮肤如他少年时所得称号相符。

丁程鑫坐于沙发上之后,侧头目光望着主持人,看似认真听着主持人讲话实则余光瞥向坐在身旁的黄其淋,瞥着瞥着,视线便全部集中于黄其淋身上。

他想,黄其淋可真是好看啊。

黄其淋所穿黑色衬衫白色长裤,双手五指相交叉在一起,手肘支在膝盖上,眉眼带笑的一边听着主持人的话一边回答着。

“我发现,丁程鑫,你从刚刚就一直在看着黄其淋了,难道你们私底下没有联系吗?”

丁程鑫正出着神,被人用手撞了撞手肘,神色里带着疑惑望着撞他的人。当他视线与黄其淋相撞时,他便看着黄其淋逐渐放大的脸,将黄其淋脸上的细小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然后,感受到一阵热气喷洒在耳垂上,他听到黄其淋的声音,熟悉又陌生。

“主持人问你怎么盯着我看那么久,是不是私底下没联系。”

丁程鑫闻言抬头,先是望了眼黄其淋随后又望了眼主持人,从裤带中将手机拿出,四指在手机左侧拇指于手机右侧,掌心向里将手机屏幕大部分遮盖,留下他与黄其淋聊天的对话。页面所显示出,最后一次对话是昨天,最后一句话是“晚安”。约至十几秒,丁程鑫将手机收起,然后嘴角上翘眼尾带着笑意,说:

“私底下肯定常联系啊,我们关系好着呢。”

说完便抬手勾住黄其淋脖颈,施力将其往自己方向勾,脑袋向其凑近,相靠于一起。

台下响起一片尖叫声。

节目录制完之后,在后台卸妆的时候,黄其淋拉住丁程鑫手腕,说想和他在这附近一家奶茶店叙叙旧。丁程鑫本就想念黄其淋,自然也不会拒绝,再加上本就拒绝不了而且他也不想拒绝。

丁程鑫手里拿着星巴克的杯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吸管,黄其淋问一句他便答一句。

黄其淋看着眼前的丁程鑫,将他的精致面容打量了一番,这并不是他与丁程鑫各走各的路的第一次见面,只不过丁程鑫认为是这样罢了。

丁程鑫还是和以前一样,他想。

被别人问了问题眼睛就亮亮的神情也认真的回答,无论是要简短回答还是要说上长篇大论,丁程鑫都极有耐心。

黄其淋看见丁程鑫这模样,心中突然滋生出想要吻他冲动。

“丁程鑫,你凑过来一下。”

闻言,丁程鑫便向黄其淋身边凑近了不少,结果他刚凑近黄其淋身边,他额上就有了温润触感。

丁程鑫一愣,他觉得这一刻世界都不是真实的,只有眼前的黄其淋是真实的,只有他额上的温润触感是真实的。

评论(3)
热度(33)

© cr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