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

《小半》 01

请勿上升真人。

故事是我的,名字是他们的。

半现实。

正文与名字不符,其实就是借了个名字。

-

墨黑色天空上无星点缀,夜风吹得嫩芽沙沙作响,吹得丁程鑫卧室里蓝白窗帘在空中飞舞。

于床上熟睡的丁程鑫眉头紧锁好像是在做着什么令他难受极不舒服的噩梦一般。片刻,丁程鑫猛地坐起,万籁静寂的黑夜之中唯有丁程鑫的喘息声格外的清晰。

清脆声响之后,整个房间被白炽光点亮,丁程鑫的额头上被铺上了一层薄汗。他抬手毫无温柔可言的将本就睡得蓬松杂乱的黑发以及被汗水濡湿乖巧的贴在额头上刘海蹂躏一番。

丁程鑫赤足站在窗前,他整个人与落地窗的距离连一米都没有,窗帘也未被拉起任凭它被钻进的夜风吹的飞扬。

不过是出神的一瞬,梦中的场景又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梦里面的黄其淋是十四岁的黄其淋,那时候他们还是在同一个公司同样都是练习生一起出演公司里自制的综艺节目,当时是在一个好像是类似KTV的地方吧,黄其淋手上拿着麦克风站在指压板上,他凑过去将那个极暧昧极亲密的距离越发的缩短,直至唇与唇相贴。

可达到的那一瞬四周仿佛如场景切换一般的迅速变成了黑色,在这四方全是黑色之中有着一股压抑着、犹如溺水一般的感觉直令人窒息难受。

然后他听见了一个最熟悉不过的声音,那声音说:“丁程鑫,你有你的方式我有我的方式。”

那一瞬,他本就渺茫的希望一下子全都如云烟一般消散的一干二净。

窗帘不再飞舞落在丁程鑫身上的时候顺便将丁程鑫的思绪从那个极度压抑的梦中给扯回。此时丁程鑫才清楚的感受到因汗而使得睡衣粘在背上那种粘腻感,这使得丁程鑫极度的不自在以及烦躁。

丁程鑫转身从窗帘后走出,目光直直的落在放在桌上A4纸印着黑字的台本。

哦是了,他似乎找到了梦见黄其淋的原因了。因为他明天将与阔别五年的黄其淋见面了,在一档综艺节目上。

平日里丁程鑫倒也不是没看到过黄其淋的消息,毕竟黄其淋的实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强而所接的资源也越来越多,少年时本就在同龄人中高出一截的五官也随着时间逐渐的长开,越来越像个行走的荷尔蒙。丁程鑫这些年也如黄其淋一样,出道之后实力逐渐的累积,年少时的性格也在逐渐的收敛蜕化成更适合娱乐圈这个浊圈的性格,五官长开再加上本就是歌手与演员的定位,情歌唱的深情舞蹈跳的撩人,演戏也演的出彩。

可他们就是没遇上过一次,一次也没有。

丁程鑫收回视线,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新的睡衣,转身走进浴室。他在这些年的夜晚每次因梦见黄其淋而出了一身汗的时候,总是巴不得想要一次性的将那些过往全都冲刷的一干二净,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可一次都没成功过。

因为他实在是放不下。

放不下少年时满脸笑靥的黄其淋,放不下突然蹦出挂在他身上的黄其淋传给他的温度,放不下黄其淋在镜头前耳鬓厮磨毫无顾忌大胆的说出口的“我爱你。”

丁程鑫曾看过这样一句话,念旧的人像个拾荒者。

冲完澡之后,丁程鑫便重新躺回床上,任凭他使什么方法,他都无法入眠。丁程鑫苦笑,每次都如此,只要做了有关黄其淋的梦,每次都如此,醒了便睡不着。

睡不着便无所事事的开始打发剩余时间,丁程鑫伸手摸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侧身将锁屏解开,点进微信置顶的是他与黄其淋的对话,停留的时间是五年前。最后一句话是黄其淋发的,一句极令人期待又极温柔的话。

“明儿见。”

丁程鑫向来不觉得自己矫情,可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情况下,他看见这句话,鼻头忍不住的发酸,眼泪就迅速的蓄满在眼眶内。

丁程鑫是在翻完了他与黄其淋所有用来聊天的软件上的聊天记录才睡了过去,此刻太阳差不多爬上了天空的一半。

突然,从丁程鑫手中滑落在床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提示音在小声的提醒,试图叫醒睡着的人儿不过无果,因为人儿实在是太困了已经睡沉了。手机页面清晰可见是收到了一条短信,一条微博特别关注的发博提醒。

发博的人的备注是木木黑土,内容是“一夜不睡守了个美丽日出。”[图片]

评论(4)
热度(39)

© cr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