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

小半

请勿上升真人。
故事是我的名字是他们的。
半现实。
正文内容与名字不符其实就是借了个名字。

前文回顾:01 02 03

04

 

真人秀录制的前一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

 

由于要连续三天录制真人秀,公司在拍摄真人秀的前一天替丁程鑫把通告全部都推了,放丁程鑫一天假,为真人秀做好的准备。

 

于岁岁早上八点提着小面来到丁程鑫的公寓,一开门就看见丁程鑫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目不转睛的刷着什么。听见声响丁程鑫才将目光从手机上收回转而落在进门的于岁岁身上,一双好看的眼睛里满是对于岁岁来这么晚的嫌弃。

 

于岁岁与丁程鑫共事多年早已熟知丁程鑫的各种小眼神,但她仍感无奈与奇怪,丁程鑫一个常年作息混乱的人却养成了早起的习惯,这着实令她百思不得其解。她曾经问过丁程鑫原因却收到了一个十分中二的回答:“你这种凡人是不会懂得。”于岁岁当时听到这个回答当即翻了个白眼并在心里反复安抚自己不要和重度中二患者做无意义的争辩。

 

于岁岁把小面放在桌上便径直走向丁程鑫卧室,替丁程鑫再补充点必备物品。她推开卧室的门一阵清风便迎面扑来,入眼就望见被风吹得飞扬的浅色窗帘。丁程鑫是个不喜欢麻烦又有些小懒惰的性子,在房间整理上尤为突出。所以,卧室装饰一切从简,因为懒得去整理所以尽力不去乱拿乱放房间里的东西,以至于现在还能保持还算不错的整洁。

 

于岁岁视线落在地上的行李箱,蹲下身将其打开望见箱内整齐的摆放不禁感叹丁程鑫还是很让人省心的。感叹过后,她利落地从鼓鼓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小型医疗包放进行李箱的空缺处,原本有些空旷的行李箱一下子就有了充实感。于岁岁满意的拍了拍手后将行李箱拉好便从卧室出去了。

 

她一出门,就见丁程鑫一副餍足模样,请俊眉眼弯成好看弧度让于岁岁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丁程鑫的模样一直没有多大变化,岁月这把刀并未将上帝对他的偏爱割去。

 

丁程鑫的眉眼似一把金钥匙,吻合的打开了她初次见到丁程鑫时的记忆之门,彼时的记忆如洪水向她涌来,温柔的把她包围。

 

因为学的是经纪人、助理专业,临近大学毕业时于岁岁开始四处投简历,在某天的下午她接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通知。面试时间是次日九点,所以于岁岁花了大半晚的时间了解这家公司,刚一百度弹出的不是这件公司的百科而是它旗下爆红的组合。于岁岁定睛一看,就望见了组合中的丁程鑫,鬼使神差的搜索了一下,便产生了非进这家公司不可的决心。

 

次日,于岁岁起了个大早,将猜想可能会遇上的问题全部在心里自问自答一遍才消除了些许紧张,去公寓下的早餐店吃完早餐骑着她的小黄车向公司驶去。

 

于岁岁研究过公司的地形地貌,甚至利用了某些小手段搞到了公司的平面图,所以她准确的找到停车的地方,锁好自行车,握紧拳头为自己鼓劲后,走进公司大厅。向前台小姐说明来意之后被带去五楼,此时刚刚九点而排在她面前的也只有几个人。于岁岁望着愈来愈少的人以及出来都有点垂头丧气的神情不禁想里面的试题与面试官到底是怎样的妖魔鬼怪。

 

于岁岁猝不及防的被喊道名字时,正在用纸巾擦掉手心的汗,环顾四周未发现垃圾桶便将纸巾放进口袋里,整理好有些褶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走进面试的房间。进去后她才明白为什么出去的人都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原来这公司不按套路出牌,当场宣布面试结果。

 

当于岁岁回答完试题,面试官们正在低声交谈时,门外突然传来躁动声,房间门被猛地推开。她一眼就认出这个头戴发带一脸惊讶却立刻转为失落的人就是丁程鑫,她听着他半路变调的话,忍不住想问他原话是什么。

 

“黄......在招助理吗?我的助理就她了。”

 

说完丁程鑫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转身出门。于岁岁的工作就这么找到了。后来混熟之后,于岁岁问丁程鑫他当时为什么突然闯进来又为什么会选她。

 

彼时的丁程鑫站在落地窗前,余阳落在他的侧脸上并将他另一半脸掩匿于阴影之中,眼里满是复杂情绪,沉默半响,于岁岁以为听不到他的回答便准备问他什么时候回家时,丁程鑫带几分疲哑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轻缓地传入她耳中。

 

他说:“你的声音很像我的一位故人,他叫黄其淋。”

 

于岁岁心细又或者说丁程鑫从未想隐藏自己的情绪,她看懂了他眼中复杂情绪的一种也觉得他说的不是故人而是挚爱。

评论(1)
热度(15)

© crush | Powered by LOFTER